微信小程序
地图作文

是先爱上旅行,才学会站在里的。家里,有各种各样的地图,单独成张的、合辑成书的、精装的、平装的、图形立体的、平面挂式的,林林总总,不胜枚举。

一决定了旅行的目的地后,便把形形色色的地图找出来,伏在桌上、趴在地上,一面细细地用红笔把各个大城小镇勾勒出来。

地图,是越看越有韵味的。

有趣的是:每一个国家的地形,看得久以后,便会慢慢地换成另一样东西。

印度,是飞在空中的一个菱形的风筝。

奥地利,是一支横放的小提琴。

日本,是太平洋与日本海之间一条悠游优哉的鱼。

乌拉圭,是不小心滴落在地上的一滴水。

阿根廷,是美味的蛋卷冰激凌。

智利,是一长条被绞干水分的布。

只要运用一丁点儿的想象力,地球上的每一个国家,都可以让你随心所欲地换成一个有趣的“物体”。

你在这“物体”里添进山脉,添进河流,准确地画出各个乡镇、各个城市的地点,然后,慎重地把它和你的护照放在一起,上路去了。

一踏进你护照签盖的那个国土,你便惊喜地发现:原本平平地躺在背囊里的那张“地图”,蓦然放大了无数倍,生龙活虎地在你面前站了起来。

远远近近的山峦,含情脉脉地看着你,相看两不厌;波光粼粼的河流,以潺潺的水声向你表达它热情的迎迓(yà),百听不厌。

曾经被你用红笔圈着的那些大城小镇,全都奇迹般地活现在你面前,你虽然切切实实地踏在上面,可是,心里却还疑幻似真,甚至患得患失,担心它像春梦一样在顷刻间了无痕迹地消失掉!

住在这个立体的“地图”里,你耐心地印证书本所给你的知识,你细心地发掘书本所不曾给你的资料。你探索、你思考;你咀嚼、你消化。当你背起行囊离开时,你挥别的,再也不是一块陌生的土地了,它已成了你记忆之库中无法磨灭的一位“贴心老友”了。

印度的确像风筝,但是,它像一只飞不起来的风筝。它很努力地在挣扎,然而,众多的人口沉沉地压在风筝上面,它挣扎得再辛苦,依然还是起飞不了。

奥地利呢,不折不扣的,像一支小提琴。整块土地,布满了琴弦,人们轻轻地踏上去,美妙琴音处处飘。

乌拉圭果真是水,晶莹剔透,玲珑可爱。无论是民风、国情,都叫旅人眷恋又怀念。

说阿根廷像蛋卷冰激凌,它名副其实。表面上一派歌舞升平的繁华气象,然而,日日贬值的货币,却是人们生活里挥之不去的阴影。正像融化以前的冰激凌,美丽又美味,一旦开始融化,口糊、手粘,狼狈不堪。

将平面的地图与立体的地图相互参照而后得出一个新的观感,是我旅行时百玩不厌的一项游戏。

作者:佚名 日期: 05-01
怪作家作文

狄更斯强迫症与爱鸟人

1846年6月,一个寄给查尔斯·狄更斯的箱子抵达瑞士洛桑。箱子里装着各种不拘一格的小雕像:两个铜制的浑圆的癞蛤蟆,被定格在剑斗高潮结束之时;古怪的卖狗人被他的小狗围着,也是铜制的;一只在树枝上保持平衡的小兔子。除了这个迷你型的动物园,里面还装着一把裁纸刀、一个绿花瓶、一本台历、一瓶蓝墨水,以及一些羽毛笔。在着手写小说《董贝父子》之前,狄更斯需要将这些物品都摆放在正确的地方。

对于这些放在写字桌上的装饰品,狄更斯有着深深的依赖。狄更斯的儿子将它们描述为某种“在写作的间隙,供他的目光停靠”之处。从这熟悉的情景中,他找到了创作的灵感。所以这套珍贵的组件一到,狄更斯就将它们在书桌上摆好。随着舞台布景到位,他终于可以动笔写有关董贝家的故事了。

无论在哪儿,外出还是居家,狄更斯都会调整周围的环境,以满足他的需要。他要求他的书房每个地方都有同样的设计,而且这种偏好不限于书房。每到一个新地方,他会在入睡前安排好一切,从家具到行李。伊莱扎·林恩·林顿回忆说,狄更斯甚至连床的朝向都特别讲究,一定要南北朝向。她说:“他以一套相关的理论来支持他的观点。那可能只是一个幻想,但对他来说,足够真实。”

狄更斯在家里很强调秩序。对有着十个孩子的他来说,这并不容易。在很少的情况下,他才允许自己的私人空间被打扰。狄更斯的书房总是纤尘不染,而且他对干净的要求遍布整个家中——狄更斯每天都要检查孩子们的房间。

他保持着不变的写作习惯,每天从上午九点写到下午两点。在这段时间里,他希望享有全然的安静。他更喜欢使用蓝墨水,但他的选择不是基于颜色偏好,而是因为这种特殊的蓝墨水比其他颜色墨水干得更快,这意味着他可以省掉用吸墨纸吸墨这件麻烦事。下午,狄更斯通常会出去走一走——不是漫步,他的步子相当快。

虽然狄更斯喜欢带着书房旅行,但有时他只是想逃避。成名作《匹克威克外传》面世时,狄更斯不在伦敦。所以他决定,为了图个吉利,以后作品首版那天,他要不在城里。如果有朋友顺道上门拜访,祝贺他新作问世,很可能被告知,狄更斯正远离城市,希望再一次撞上好运。

狄更斯对鸟迷得不行。他有一只会说话的鸟,名叫格里普。狄更斯很钟爱这只喜欢搞恶作剧的鸟。它经常大喊“嘿,老姑娘”,或者“我是个魔鬼”。后来,狄更斯以这只宠物为原型,在小说《巴纳比·拉奇》中描绘了一只同名的、饶舌的鸟。爱伦·坡认为,狄更斯本可以更好地利用这只会说话的鸟。他在评论《巴纳比·拉奇》时说:“(格里普的)叫声在戏剧发展过程中,本可以具有预言的性质。”如此评断,使许多学者相信,格里普是爱伦·坡最著名的诗——《乌鸦》的灵感来源。弗兰纳里·奥康纳

美国作家弗兰纳里·奥康纳也从鸟身上汲取灵感,不过她的鸟长着完全不同的羽毛。在还是孩子时,奥康纳就有一只能够倒着走的鸡,这一才能使它出现在新闻里。

奥康纳饲养各种禽鸟:鸡、野鸡、鸭子、火鸡、鹌鹑……她给其中一些起了名字。不过,孔雀才是她真正的激情所在。二十多岁时,奥康纳曾邮购过六只雄孔雀、一只雌孔雀和四只雏孔雀。它们让她着迷。最终,有四十只孔雀在她的安达卢西亚农场上昂首阔步。这些引人注目的小家伙,也出现在她的小说里。她还专门为它们写了随笔《众鸟之王》。

在自传中,叶芝曾写到乔治·摩尔对一只乌鸫的强烈情感。摩尔住在都柏林时,每天凌晨,这只鸟会停在街对面的花园里,为他唱小夜曲。摩尔开着公寓的窗户,以便能一边写作一边享受乌鸫的歌声。从某个时候起,摩尔开始担心这位长着翅膀的朋友的安全。因为摩尔的邻居养了一只猫,它可能将乌鸫当作一顿美餐。起初,这位忧心的作家只是朝这只猫扔石头。之后,他更进一步,安了个捕捉器,想逮住这个讨厌的家伙。最后,摩尔的邻居向当地防止虐待动物组织举报了他的这种对待猫的古怪行为。摩尔告诉叶芝,他没有抓住猫,却意外地捕获了那只鸟。关于这次诱捕,叶芝虽然相信摩尔所讲的绝大部分,却还是写道:“这个故事剩余的部分让我充满怀疑。”写作的灵感

海明威在古巴的家名为FincaVigga,意为“瞭望山庄”。尽管房子旁边的高塔里有自己的书房,但海明威还是选择在舒适的卧室里写作。他为自己的脑力活动创造了一个别致的工作区域:一个靠墙的、中等大小的书柜被当作写字台,打字机的两旁堆满了书和稿纸。海明威就这样穿着舒适的乐福鞋,俯身在架子上写作。在墙上的羚羊头标本下,挂着一张字数统计表。海明威每天填到表上的数字通常是五百左右。海明威

海明威在古巴每天开工很早。从早上六点半到正午,他整个上午的时间都用来写作。他会在卧室里边写边吃早餐。这几个小时里,心爱的宠物一直陪在他身边。瞭望山庄里一度有五十来只猫和十几只狗。海明威最喜欢的四脚朋友,是一只叫黑狗的史宾格犬和一只叫博伊西的猫。在写给布赖特的信里,他谈及黑狗:“它知道我的写作在某种程度上与煎牛排有关,所以费老劲地要把我带到打字机跟前。”

桑顿·怀尔德说,海明威每天開始写作前,要削好二十支铅笔。后来在乔治·普林顿为《巴黎评论》所做的采访中,海明威驳斥了这一说法:“我甚至都没有那么多铅笔……一天写下来,如果顺手的话,也就用掉七支二号铅笔。”

毫无疑问,海明威写初稿时最喜欢用铅笔。他说:“如果你用铅笔写作,你就有三次不同的机会,以检查读者是否能理解你想传达的东西。首先是通读完一遍时;之后,在打出来时,你又得到一次修改的机会;在校样上又有一次。”在灵感枯竭之前离开书桌,也许是海明威最重要的一条写作准则。他向普林顿解释这个过程时说:“你写到某个地方,觉得自己劲还没用完,并且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这时你停下来,直到第二天再埋头接着写。”次日清晨,海明威来到稿纸堆前,会先修改新写的段落,在改到搁笔的地方时,他便知道自己下一步要写什么。他说:“你只要能开始就没问题,灵感自己会来。”在《巴黎永存我心》一书中,记者阿尔特·布赫瓦尔德记下了海明威给作家的另一条建议。布赫瓦尔德回忆说,他的一个朋友见到海明威后问,一个人如果想成为作家,需要做什么。海明威回答道:“首先你得给冰箱除霜。”

(好风送云摘自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新民说《:从席勒的烂苹果到奥康纳的甜牙》一书)

作者:西莉亚·布鲁·约翰逊 日期: 09-06
在美国做父母作文

与中国父母一样,美国的父母只要有富余的钱,也是留给子孙,替儿子付学费、买车子,第一套房子的首付款,甚至要替孙子付学费。这次金融危机,找不到工作的年轻人,待在父母家里。

这是遗产的一部分,不过是不同阶段的支出而已。没有钱的,只能临终前一次性付出,比如还完贷款的老房子、旧家具、破车子,套用会计学的说法,属于一生残值。有钱的,提前支付、不断地支付、增值地支付,美国有许许多多的百年企业,多多少少掩藏着父子传承的血缘痕迹。否则,美国就没有那么多的百年老店、老企业。

我的美国华裔朋友老徐叹道:天下父母的心都是一样的!

老徐,美籍华人,俚称“老中”。再细分,属于“老广”。他是中山人,1962年移居澳门,不久移民美国,没有栖居于唐人街,而是白人区。他的儿子会说汉语,不会写汉字,黄种人的皮肤,白种人的文化,纯粹一“香蕉人”:皮黄瓤白,完全美国化了。读大学的第一天,就提出搬出宿舍,嫌那里太杂。要到校外租公寓,他的大学在阳光海边的度假胜地——圣地亚哥,租金很贵哦!不久又嫌合租者通宵不睡敲键盘,夜深人静,嘀嘀嗒嗒,如地下工作者拍电报,定时炸弹在走时,悬念不断,影响睡眠,提出买房住,父母一一答应,因为有钱。一天回家,他对妈咪讲:“读大学有什么用?我的教授都五十岁了,还在还房贷呢!如果大学毕业我也像教授那样还按揭,我现在就退学。”简直是威胁、敲诈。父母预先答应,哄着他读完大学。

大学毕业后,滑雪、潜水,现在有女朋友了,父母不得不“分割”遗产、提前支付一部分:买房。儿子看中一处富人区,但房价很高,首付款只能父母出资。他的工资根本无法取得银行信贷,因为没有能力还贷,所以首付款不得不大幅提高。老徐总结道:儿子知道父母赚那么多钱,不给他,给谁呢?老徐用台湾人惯用的形象修辞语:“他(儿子)吃定了我们!”

都说,美国孩子自立,中国孩子啃老,四年前美国金融危机,许多年轻人失业了,搬回父母的家,父母并没有怨声载道。

其实啃老现象,是富家子弟的惯例,中外一样。自立的是贫寒子弟,站着无所凭依,只能自立。最近我在国企时的同事回沪探亲,出国前他是数学老师,去美国已经二十年了,一年有四周假期,估计是个大公司,做计算机程序管理。老同事一桌吃饭,不免问起子女,不免谈到孩子的房子,他脱口而出:哪来的钱给他买房子?也就是说,他的儿子不得不自立。

自立是第一代创业者的胎记,美国开国时代,大量移民都是走投无路的欧洲贫贱者,他们不得不动手劈柴锯木造房子,现在人工贵,不得不动手剪草皮、修车子。三十年前,刚刚改革开放,我们那一代刚刚进大学,许多人家,三代人一间屋,真的是“无产阶级”啊!父母怎么可能给我们买房子?我们不得不奋斗自立。现在五十岁以上的上海人,商品房都是用自己的积蓄买的。不是父母狠心,更不是父母美国化,而是没有能力。三十年后的今天,到上海闯荡的外地农家子弟的大学生,你听说过他们的农村父母给他们在上海买房子的吗?中国民间有句老话: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穷了,没有凭借,只能自立。

自立的前提,不是民族的性格,而是匮乏的结果。

有些上海人的悲哀,没有房子就不肯结婚、不能结婚。没有给儿子买房子,就是对儿子最大的负债与内疚,也就是说,尚未脱贫,已经无法自立。

作者:佚名 日期: 05-01
自我的定位作文

著名表演艺术家英若诚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他小时候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每次吃饭都是几十口人坐在一个大餐厅中。有一次他突发奇想,决定跟大家开个玩笑。吃饭前,他把自己藏在饭厅里一个不被人注意的柜子里,想等大家遍寻不到的时候再跳出来。让他尴尬的是,并没有人注意到他的缺席。自那以后,他就告诫自己:永远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否则会大失所望。

古往今来,没有谁是世界的中心,也没有谁一直是所有人注目的焦点。能够看轻自己,是一种风度、一种修养、一种境界。

诗人鲁藜说:“还是把自己当做泥土吧,老是把自己当做珍珠,就会有被埋没的痛苦。”看轻自己,以一种平和的心态面对生活,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就不会为凡尘中的各种诱惑、烦恼所左右,从而以清醒的心智和从容的步履轻松地走过岁月。

作者:佚名 日期: 05-01
一对旧藤椅作文

“心理账户”,是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理查德·泰勒在1985年的一篇名为《心理核算和消费者选择》的论文中率先提出的。通俗点说,“心理账户”就是人们在获得收入或进行消费时,总是会把各种不同的收入和支出列入不同的“心理账户”,比如“家庭日常开支账户”“消费娱乐账户”“孩子学习账户”……如果是“买彩票中奖的钱”,我们就比较容易大手大脚地使用;“朝九晚五挣来的辛苦工资”,我们则会精打细算。

有一次,我应邀去做一个讲座,话题就是关于“心理账户”的。有个“70后”的朋友特地赶过来听了讲座。再次碰到她时,她对我说:“我想讲讲我们家的故事,也许这也和‘心理账户’有关吧。”于是,她对我讲了这个故事。

1980年,母亲又怀孕了。然而,一来家中经济条件不是太好,再要个孩子父母怕负担不起;二来父母工作太忙,实在没有精力再抚养一个孩子。考虑良久,父母决定不要这个孩子。

很快,父母领了独生子女证,按照当时的政策,还可以享受27元的独生子女奖励。当时父母一个月的收入也只有20元左右,因此,这笔钱对我们家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因为家里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于是母亲打算添置点东西,想来想去,最后拿这笔钱买了一对藤椅。椅子带有藤制品特有的光泽,靠背和扶手上还编有精美的花纹,母亲又给它们配上自己做的垫子,它们就成为当时家中最奢侈的家具。

母亲也常常念叨起那个没要的孩子,她常常对我说:“也就是多了双筷子,如果我们当时咬咬牙辛苦一点,现在你就有个弟弟或妹妹了。”说完,她就看着那对藤椅出神。

藤椅被我们用了很多年,它坏了修,修了又坏。几次搬家明明母亲已经把藤椅放到门口准备扔掉,但最后还是拿了回来。

一晃十七八年过去了,这期间家里也发生了很多大事,包括父亲的去世。

因为这两把椅子实在破得不像样子了,最后母亲下决心把它们丢掉。吃完晚饭,我和母亲一人提着一张藤椅,来到小区的垃圾站。因为体积太大,无法塞进垃圾桶,我们只好把椅子摆在垃圾桶旁边。临了,母亲又依依不舍地抚摸了椅子好久。

终于,我们开始缓缓往家走,母亲边走边不停地回头看,终于到了拐弯处。我忍不住随着母亲驻足,回头看去,这两把椅子孤零零地站在垃圾桶旁边,像是被遗弃的小狗,绝望地蹲在原地;还像走丢的孩子,站在路边低声哭泣;又像是家中要远行的亲人,在暮色中向我们告别……

“为了,母亲回家竟然哭了一場。”朋友说。

作者:佚名 日期: 05-01
沈宰相的一封家书作文

清代文学家宋荦收藏了一封著名的家书。这是一封父亲写给儿子的信,宋荦常常阅读这封信,每次读,都如闻晨钟,发人深省。

信的作者叫沈鲤,是明神宗时期的名臣,谥号文端。他和张居正同朝为官,但因他自律,所以命运和张迥然。

宋荦在其笔记《筠廊二笔》中,详细摘抄了信的全部,我这里选摘一些。

出入公门,招惹是非,且受劳苦,拜客只可骑马,不可乘舆。家下凡百俭素恬淡,不要做出富贵的气象,不惟俗样,且不可长久。大抵盛极则衰,月满则亏,日中则昃,一定之理,那移不得。惟有自处退步,不张气焰,不过享用,不作威福,虽处盛时,可以保守。

近者江陵张老先生一败涂地,只为其荣宠至极,而不能自抑,反张气焰,以致有此,可为明鉴。我今虽做热官,自处常在冷处,必不宜多积财货、广置田宅,使身终之日,留下争端,自取辱名。

为今之计,要损些田土,减些受用,衣服勿大华美,器用宁可欠缺,留些福量,遗与后人,此至理也。留意!留意!秋夏粮要委定冯运,及早上纳,多加与些火耗。各庄上人常约束他,莫要生事。舍与穷人棉袄一百个,趁早预备。

既糊涂到此田地,你与之辩论何益?此后只任他胡说,任他疑惑,不必发一言,不必生闲气,暮年光景,顷刻可过,何苦如此,只图洒落为快也。

文姐有娠,临生产时,寻一个省事的收生婆看。

吾年近九旬,官居极品,百凡与人应酬体貌,自宜简重。若上司与本处公祖父母礼必不可少者,不得不与相见,闲常枉顾只可以居乡辞谢之而已,仆仆往来,不无太亵。出门如见宾,入虚如有人。独立不愧影,独寝不愧衾。

细细研读,有几个亮点显而易见。

不要做出富贵气象。官居尚书,位显人贵。住豪宅、衣锦绣,门前热闹如市,这应该是常态。但沈鲤不这样认为,他认为这种所谓的富贵,不仅太俗气,也不会长久。道理很简单,盛极则衰,月满则亏,如同自然界一样,中午过后,太阳就要西斜。这都是规律,违背不得。那么如何避免这些呢?前进的时候就想到退路,没有嚣张的气焰,也不过分享受,更不要作威作福。一句话,要压抑自己的各种欲望,所有的事情,都要有度。如果能做到这些,目前的生活是可以守住的。

热官冷做。张居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结果如何?一败涂地。张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呢?原因很多,但也简单,荣宠至极,而不能自抑,气焰嚣张。宋鲤也官居显位,实权大得很,可以说是个热官,但他常常给自己浇冷水,让自己清醒。什么样的冷水呢?我们薪俸有限,不要去多积财货,买那么多的田地干什么?造那么多的房子干什么?不去想那些、弄那些,你就不会接受不义之财。即便有那些东西,又能怎么样,想传给你的子孙吗?要想得长远些,不要留下争端,自取辱名。

常约束,莫要生事。除了自己要低调、俭省以外,还要遵守国家相关的法律法规,该缴的税不要少缴。同时还要约束和这个家族有关系的人。富在深山有人问,一来二去,关系就比较多了。如果不加约束,这些人里,难保有人会给你惹出点事。惹一件事,还可以处理,事情多了,坏的影响就会不断累积。有人敬你畏你,但总有不敬你畏你的人。坏事传千里,一旦被对手知道,他们正愁找不着把柄呢,生事惹事,就是主动去撞枪口。

不发一言,不生闲气。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三五好友知己,三杯两盏淡酒,可以推心置腹,但若对方是糊涂人,你根本不必和他辩论。管他说什么,管他如何说你,你不必发一言,不要生闲气。人生苦短,白驹过隙,看轻财物,充实内心,让自己活得潇洒些。

出门如见宾,入虚如有人。仁义礼智信,礼不完全是礼节,还是一种制度和规矩。我们出门,见到所有的人,只要不是刻骨仇恨者,都要像宾客一样对待他。进入无人之所,要当作有人在一样。有人监督你的各种行为,你就不会胡作非为。

几桩杂事,颇见性格。写封信不容易,家信嘛,除了讲些道理给小辈听,也要讲些家长里短,这里拣选两件。一件,寻个省事的接生婆。我揣摸了半天,为什么要省事,而不要技术好的?思来想去,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富贵人家添儿生女,也是一件大事,正好给某些想巴结的人找个上门的理由,人之常情,乡里乡亲,却之不恭。省事,就是少事,接生婆只管安全接生就好,不要将孩子出生的消息到处传播。另一件,“舍与穷人棉袄一百个,趁早预备。”这一条,也足见沈公好扶贫济困,且已成为他工作生活中的常态。

《明史》对沈鲤评价甚高,赞其为人耿直峻洁,为官清正淡泊。

宋荦在《筠廊二笔》中,还有一则笔记,我觉得可以用作这封宰相家信的结尾。

宋郑景望杂著中一则云:余中岁少睡,展转一榻间,胸中既无纤物,颇觉心志和悦,神宇宁静,有不能名言者。时闻鼠啮,唧唧有声,亦是一乐事。当门老仆,鼻息如雷,间亦有呓语,或悲或喜,或怒或歌,听之每启齿,意其亦必自以为得而余不得与也。

郑景望我没有详细了解过,但他这里呈现的状态,平常人真难以企及。夜深人静,平躺在板床上,老鼠咬东西的唧唧声,虽然难听,但在他听来,就是一种美妙的享受。还有,守门的老仆人,睡觉时发出的如雷鼾声,间或还讲几句梦话,这梦话仿佛还带着表情,喜怒哀乐,他极为羡慕。可是,这样的境界,也不是人人都能达到的。我想,这也可看作沈鲤写这封家信的心绪——胸中无纤物,心志和悦,神宇寧静。

(若 子摘自《解放日报》2017年4月6日,何保全、于泉滢图)

作者:陆春祥 日期: 09-07
“插队”的定义作文

香港海洋公园游人众多,插队的人也越来越多。为避免不必要的误解和纠纷,公园特设警示牌,对“插队”做出书面定义:

超越前面客人轮候之位置。

离开后欲返回轮候之位置。

替未进入排队区之人士占据位置。

请遵守秩序排队轮候乘坐登山缆车。如有违者,可被本园要求离开公园,不予退款!多谢合作!

个人认为,此告示字句铿锵,可作为“插队”定义之范文,推及全国。

由此我更关心的是,新版词典里对于“插队”一词有没有增补新义——我手里的词典是2002年增补本,对异常简洁:插进队伍中去。

如果这定义在现实生活中有效,香港海洋公园就真是多此一举了。

在一本英国旧小说里,一位老派银行家说:“我不谈什么毫无边际的东西,空洞的或是哲学的东西——我只是用明明白白的英语谈实实在在的事——而大多数人做不到!”

我猜他的意思是,在一个定义不明或者藐视定义的社会里,也许有人愿意用一百篇文艺的、哲学的、高贵典雅的、自由奔放的、才华横溢的文字,去换一则简明扼要、有力有效的关于“插队”的定义。

作者:佚名 日期: 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