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小程序
老人与花作文

老人种了一些花,在屋角后。我每从那儿走过,眼光都会不由自主地落到那些花上面。

四五月份,老人的屋后,是鸢尾花的天下。蝴蝶一样的鸢尾花,扑着紫色的翅膀,在人的心中,扇动一圈一圈的温柔。到了七八月份,指甲花和太阳花,你追我赶地盛开了,占尽颜色。

现在呢?秋渐凉,树上的叶,随着晚来的风,一片一片地落。懒婆娘花和一串红却正当花样年华,它们不分彼此地缠绵在一起。最是傍晚时分,懒婆娘花精神焕发地登场了—叭叭叭,一朵一朵粉色的花朵,吹吹打打,热闹无限,仿佛要让你听到它的欢笑。

这个时候,老人必在。他衣着整洁,灰白的发,抿得纹丝不乱。他在那些花跟前,弯下腰去,一朵一朵细细查看,眉眼里盛着笑意。他很满意这些花如此欢快地开,而花儿们,因了他的注目,更显明艳。

路过的人,会停下脚步微笑着和老人打招呼:“陈爹,赏花哪?”“嗯,看它们开得多好啊。”“是陈爹你照料得好啊。”

人的声音去远了,老人还待在那些花旁边。直到夜色四合,花与暮色,融为一体。

某天,我用手机给花们拍照。老人突然站在我身后,问:“好看吧?”我答:“嗯,好看。”老人说:“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吗?”我说:“懒婆娘花呗。”老人笑了:“它可一点也不懒,它还有个名字呢,叫胭脂花。”

老人得意,背了双手,围着花转。他的眼睛孩子般的明净,动人心魄。

一日,听人谈起老人,原是个退休老师,老伴早去,唯一的儿子也在前年病死。而他自己,因患眼疾,失明已近十年。

作者:佚名 日期: 05-01
那些既性感又智慧的女科学家作文

可能在很多人眼中,高智商的女性往往长相一般、刻板无趣,似乎印证了那句俗话:“上帝对人是公平的,它多给你一分美貌,就会少给你一分智慧。”然而美貌和智慧并不是对立的,下面要介绍的这几位女科学家就是集高智商和高颜值于一身——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

获小行星命名殊荣的艾米·美因茨博士

历史上曾发生过一些天体撞击地球的事件,随着科技的进步,人们也逐渐认识到近地天体的潜在危机。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成立了相关项目,向太空发射探测器,以期能够监测到那些具有毁灭地球可能性的近地天体。

获得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天文学博士学位的艾米·美因茨,就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喷气推进实验室近地天体观测项目(使用红外线探测并区分小行星和彗星)的首席研究员,主要负责小行星、褐矮星、残骸盘、恒星的形成等相关研究。她认为:“地球和小行星就像是赛马一样,共用同一个跑道围着太阳转,但是小行星带就像是那些在跑道外侧的马匹,小行星的运行轨道要比我们长得多,但我们跟它们终将会碰撞在一起。”

如果你是一位科普电视节目的资深观众,那么你可能感受过这位优秀女天文学家的魅力。她多次出现在纪录片《宇宙》中,向大众揭示宇宙中的种种奥秘;她还参与了讲述深受大众喜爱的《星际迷航》里斯波克的扮演者伦纳德·尼莫伊生平纪录片的拍摄。为了纪念她杰出的研究成就,人们曾用她的名字来为一颗小行星命名。

将数学和性联系在一起的克里奥·克莱斯威尔

克里奥·克莱斯威尔是澳大利亚一位非常有趣的数学学者,她的思想很新颖并有启发性。才华横溢的她不仅从事数学研究,还是杂志专栏撰稿人和电视节目主持人。更难得的是,她不仅当选为澳大利亚国庆日200名形象大使之一,还曾荣获流行杂志评出的“全澳最美25人”称号。

克莱斯威尔认为,数学既然是我们最先进的识别工具之一,那为什么不将其应用于研究情感和人际关系的模式当中呢?她在《数学与性》一书中,解释了应如何运用数学去预测或理解性行为,此书广受青少年人群的喜爱,兼具专业性和趣味性的内容,让许多不太擅长数学的读者都感受到数学之美。

人类的大脑会如何思考数学,而数学学习又将如何影响我们的大脑,是她重点关心的问题。她利用数学来解释人们应该如何找到自己的伴侣,她将这个理论称为“12伴侣原则”——单身者在与12个人约会之后,才会有更大的概率遇到其最佳伴侣,当然这个最佳伴侣可能会是第16个、第50个甚至第110个。

钻研脑电图技术的阿迪提·珊卡坦丝医生

阿迪提·珊卡坦丝是英国著名的临床神经科学家,与斯蒂芬·霍金一起被评为“正在改变世界的8位科学家”之一。她在神经学科具有独特的学术背景,知识领域跨越神经生理学、神经解剖学和神经心理学三大學科。

她率先在临床工作中使用脑电图技术,记录脑部活动产生的图形,再做出一系列的复杂分析,以准确地诊断那些患有自闭症或其他发育障碍的儿童是否存在潜在的神经生理学异常。她这一开创性的工作已被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美国广播公司、《印度时报》等媒体报道,并且也作为她在TED的演讲主题而广受好评。此前,她的另一项工作是利用脑电图技术,研究失读症患者的潜在神经系统成因,该研究成果不仅是她在英国议会上的获奖演讲主题,同时也是许多纪录片和出版物的话题。

她是全球神经科学基金会的董事会成员之一,该基金会致力于提高全球对神经和精神疾病的认识。知性优雅的她还一直作为英国广播公司的科学顾问,为电视纪录片提供专业的学科背景知识,帮助提高全球公众对脑疾病的认识。

幽默风趣的美女学者奥莉薇亚·贾德森

奥莉薇亚·贾德森既是一位进化生物学家,也是一位多次获奖的科学记者和作家。她在加入《经济学人》杂志之前,就已获得了牛津大学生物科学博士学位,她在《经济学人》杂志主要负责撰写有关生物学和医学的文章。此后,她还为各种著名的学术杂志和报刊写作,如《自然》《科学》《纽约时报》和《金融时报》等。独具人格魅力的她在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和洛桑大学等学校都举办过讲座和研讨会。

她的第一本书《给全球生物的性忠告》的灵感,来源于她所写的一篇名为《性即战争》的文章。在这本书中,主人公塔蒂阿娜博士利用生物进化方面的知识,为动物们解答关于性爱生活方面的各种困扰,她以生动有趣的拟人手法,详细探讨了各种性选择案例,并且对有关性方面的进化生物学进行了全面的阐述。该书并不像一般科普书籍那样严肃地讨论科学问题,反而更像是以报纸专栏对话的形式为读者排忧解难。它被翻译成多国语言,畅销国际,并获得了最负盛名的非小说类写作奖——塞缪尔·约翰逊奖的提名。而她本人也正如书中所塑造的塔蒂阿娜博士那样,诙谐又严谨、温和又严厉、活泼又优雅。贾德森提出了一个非常有趣的观点:“真正的一夫一妻制是很罕见的。正因为如此罕见,所以也使它成为生物学上最离经叛道的行为之一。”

作者:佚名 日期: 05-01
人生赢家就是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作文

二十世纪90年代,我们不认识他,那时候他是久负盛名的西安交大中走出的工学硕士,紧抱铁饭碗,并有机会走出国门工作,拥有着同龄人中堪称优越的生活和前景。

本世纪00年代,我们不认识他,那时候他的鑫泉留学正值创业期,他自掏腰包说着中式英语,一所一所地去亲身验证着数以千计的海外学府与精英高中。

本世纪10年代,鑫泉留学决胜未来,15年累计外派留学生愈八万,开创了以美国为主项,留学业务遍布全球30余个国家和地区,以排山倒海之势令全行业为之侧目!

他就是于学义,他被称为美国留学教父,但他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国际教育的践行者,他的梦想是走遍全球所有知名学府;面对每一名对未来充满渴望的学子,他可以说:我去过那,我知道那里的样子,我知道那里,适合你……

开局:顺从于心做留学

在决定做留学之前,于学义曾有三个选项:外贸产业、海外劳务及出国留学;当时外贸进出口行业正值“黄金期”,但最终让他下定决心做留学的,还是投身教育的一股激情。于学义曾说:作为西安交大的毕业生,总是希望能为中国有理想,有志向的学生们做点什么,留学行业正给了这样的机会!1998年公司创建伊始,鑫泉留学就在留学行业赢得了一席之地,而从1998年到2005年的稳步发展也为未来奠定了坚实基础。

发展:因势而动赢先机

2006年美国留学签证和教育市场对中国开放后,于学义清晰的认识到,美国留学必将在未来成为留学最大热门,甚至直言:“谁能把中国的好学生,更多地送进美国名校,谁才有资格做留学这行!”他领衔的鑫泉留学在第一时间引入美国留学项目,并直接成立了专门的项目部门,接连数个美国TOP50名校的申请成功案例,令全行业为之侧目,也奠定了鑫泉留学省内第一,全国十佳的行业地位。

格局:职业规划是王道

2010年,于学义提出了职业规划这个在当时来说还是全新的概念,他认为:留学首先要从职业规划开始。根据自己的兴趣、性格、价值观来规划职业发展方向,之后再选择留学国家、院校与专业。

人生赢家就是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

于学义常常说:你的历史,可以预见你的未来。当下做的每一件事,都与今后的日子息息相关,你可以理解成这是所谓“因果”,是一种铺垫,更是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世纪之初,一场公开的留学讲座可以随随便便坐满酒店大厅,当时的爱尔兰项目因为门槛低、手续便利、政策开放令全行业都推崇备至,但于学义率先捕捉到一点:留学的核心始终是学,爱尔兰的整体教育系统和幅员,无法承载日渐高涨的中国留学生的热情,在巅峰之时远离胜利喜悦,集中精力寻找真正适合中国留学生的优秀教育体制和院校,现在回头看,在这个时刻,做这件事,准确而幸运,2年以后爱尔兰政策紧缩,令大半留学中介始料未及,而鑫泉留学却几乎在同时推出了多个主流国家的留学项目,不但实现了一次大的项目转型,与此同时他面对的是蕴藏着中国学子澎湃留学热忱的一片蓝海。

美国,将在很长很长时间内都是中国留学生的第一选择。数以百计的著名学府、全球领先的科技巨擎、充满机遇的美国社会还有世界一级的大国气质,令无数留学生趋之若鹜,为开发鑫泉留学自己的美国项目,找出美国教育体系的核心价值与规则,并由此梳理出每所大学的录取偏好与规则,于学义就在笔记本上一字一句地记了超过10万字的美国留学笔记,从区位、费用、就业环境到排名、专业、毕业前景,从申请难度到获签机会,于学义亲力亲为,并数次赴美,亲历这些承载着中国学生留学梦想的院校,“我没亲自到过那,我就没法满怀自信的告诉我的学生,那里的样子,那里的气质,那里是否真的适合你”,于学义坦承:“当发现美国留学才是留学生心目中的真爱,那么一旦美国留学这个通道被打开,我一定是第一个做好准备的。这是属于我的时刻,我该做的事。”

拒绝资本运作,只为将留学做的纯粹

留学行业近年来玩大了!朝阳产业,需求高涨,潜力巨大,不少企业或蓄谋上市,或追求风投,或加盟圈地,资本运作玩的不亦乐乎。每次谈及这个话题于学义略显淡然:“我非常明白企业的发展,尤其是快速扩张,外力是一种非常迅速和见效的办法,但唯一我不能接受的是,留学行业的选择权,应该在学生,作为留学机构,我不应该对股东负责,不应该对精算师负责,不应该对加盟商负责,我唯一需要负责的,只是学生,这个是我一直所坚持的,也可以说是我的底限。”

人生赢家就是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而于学义却始终不认同他自己是人生的赢家,尽管输送学子达成留学梦想愈数万,尽管坚守留学教育15年。他始终觉得,留学,对于中国学子来说,已接近刚性需求,而留学行业的成长与规范还是显得缓慢,他还没能做到去把握每一个机会,做对每一件事情。

都说创始人的气质就是企业的气质,在留学行业,有的人底蕴深厚、有的人精于资本、有的人自身经历就是一部励志之作,而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鑫泉留学,于学义的留学之路,走的纯粹。

作者:佚名 日期: 05-01
在世界之颠慢慢死去作文

34岁的戴维·夏普出生于英国,大学时代开始迷上登山。他先后登上了欧洲厄尔布鲁士峰、阿尔卑斯山著名的马特峰以及非洲的乞力马扎罗山。

夏普曾两次攀登珠峰失败。2006年,夏普准备第三次攀登珠峰。5月13日晚11时30分左右,夏普带上两个氧气瓶,开始独自登顶。一位名叫比尔·克鲁斯的向导回忆说,14日凌晨2时左右,他在登顶途中遇到了夏普;当他于14日上午11时30分左右从峰顶返回时,在海拔8750米处再度遇到了夏普,那里距离峰顶的垂直距离仅有约100米。克鲁斯提醒夏普“要当心”,然后继续下撤。他猜想,夏普可能于14日下午2时30分左右登顶成功。然而,此时夏普的处境非常危险,他已持续攀登了10多个小时,携带的氧气消耗殆尽,体力严重透支,返回海拔8400米左右的营地对他来说已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几小时后,一批登山者向峰顶进发。两名土耳其登山者和向导抵达了10年前一名印度登山者遇难的地方———“绿靴子凹洞”。他们回忆说,夏普当时正坐在那名印度遇难者旁边,“看上去正忙着整理背包”。向导让夏普站起来继续走,夏普“表示自己没问题”。十几分钟后,另一组土耳其登山者到达“绿靴子凹洞”,他们认为夏普已经死了,于是继续前进。

15日早晨7时,认为夏普已经死亡的那组土耳其登山者成功登顶后下撤,再度经过夏普身旁时,一名叫塞尔汗·波坎的登山者惊恐地发现夏普的胳膊还在动。波坎回忆说:“我们把他扶起来,试图给他喝一些热水,但他已经不能喝了。他的鼻子完全冻坏了。”波坎通过对讲机向其他登山者通报了这个情况,同时向救援队呼救,之后陪同已患病的妻子继续下山。然而,救援队在前一天已实施过一次救援,无力再次进行救援。

此后,先后三批登山者从夏普身边经过,没有施与救助。5月16日,一个韩国登山队在登顶过程中看到了夏普。此时,夏普已经死亡。

夏普的死在登山界和媒体中引发了激烈争论。很多人指责“如今登山已经成为一种功利性的行为”,那些从夏普身边经过的登山者“为了登顶而放弃救人”。曾征服珠峰的希拉里爵士对此异常愤慨,他说,“人们至少应该尝试营救夏普。生命的价值远远大于登顶。”

作者:佚名 日期: 05-01
两只羊的细节作文

在村子里,我遇到了两只羊,这是两只有思想的羊。当我的眼神和两只羊的眼神纠缠在一起的时候,我知道两只羊在村子里注定要发生点什么。

这是一个很小的村庄,是我出生直至长大的地方,埋藏着我的童年全部的记忆,对于它我再熟悉不过了。那是五月一个鸟鸣清亮的早晨,我在小小的村子里走着,四处游离的眼神仿佛在寻找某种曾经丢失的东西。在路过一家哈萨克牧民简陋的院子时,我注意到,大片大片金黄色的阳光正均匀地铺陈在这家哈萨克牧民房屋斑驳的墙壁上面。

牛哞,马嘶,犬吠,羊咩,鸡鸣……这些属于一座院子的声音,开始在弥漫着潮湿动物粪便气味的空气中沸腾,此起彼伏的动物大合唱,像一条河流在村庄的上空涌动。这些声音对于这些动物的主人——哈萨克牧民来说,却是一首无比动听的音乐,是小村子里他们这些半耕半牧的民族生生不息的源泉。

这个时候,我看见在院子的东南一隅,一个小小的羊圈,由许多树木和树枝搭建、围成的一个不规则的多边形羊圈。从羊圈树枝间较大的缝隙里,伸出了一黑一白两只羊头,羊的上下颚有规律地蠕动着,弯曲的羊角也伸出了羊圈外。它们用四只闪闪发光的眼睛与我长久地对视。在中国西部的村子里,这是两只再普通不过的绵羊。在羊圈里,一黑一白的两只绵羊,就像凝固的黑色白色的两朵云朵。

这时,屋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身穿花裙子只有六七岁的哈萨克小女孩,蹦跳着从屋里跑了出来。

她的出现,仿佛黄土地钻出的嫩绿草芽儿,顿时鲜亮了村庄五月的天空。

小女孩跑到羊圈门口,她的小手笨拙地打开羊圈的门,头顶长着高高羊角的一黑一白两只绵羊,一前一后像举着两把利剑通过了羊圈的门。

两只绵羊在院子里洒满阳光的空地上开始了悠然自得的散步。它们用眼睛同院子里其他囚禁的动物交流、对话。

在它们走过的空地上,一路潇洒地留下一些精致的黑豆豆,这是两只羊的杰作。

一黑一白的两团羊尾巴,臃肿而蓬松,就像中世纪欧洲贵族少妇头顶上高高耸立的发髻,因此两只羊悠然自得的散步显得极富教养。

两只绵羊在院子里逛了一圈,开始向院门口走去,哈萨克小女孩急忙跑到院门口,她用镀满金色阳光的小手挡住了羊的去路,一黑一白的两只高贵的羊在原地站住了,它们用四只清澈明亮的黑眼睛盯视着小女孩,眼神里闪过一丝愤怒和挑战的光芒。

短暂的几十秒钟过去了,两只羊开始低下高贵的头颅,四只前蹄优雅地在地上刨了几下,把头顶上天然生长的两把利剑对准了小女孩,小女孩笑嘻嘻的,脸上笑成了一朵花。年少无知的小女孩无法估量这件武器的厉害。

“噢……噢……”这时,院子里传来一串尖锐的喊声,这是小女孩的父亲,一位强壮剽悍的哈萨克男人出现了,他用喊声对两只羊的冲锋发出了制止的命令。

两只羊愣了一下,又用眼睛交换了一下眼色,開始向哈萨克男人冲去……

哈萨克男人用宽厚的手掌挡住了两只羊的冲锋和进攻,一黑一白的两只绵羊又重新回到了属于自己的羊圈。两只羊以一种极其优雅的姿势躺下,开始进入另一段静谧的休憩时光。

而关于这两只羊的有趣细节被一阵风儿带走了,院子里除了留下一些精致的黑豆豆外,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作者:佚名 日期: 05-01
你的坐姿正确吗作文

法老

整形外科医生、教授弗里茨·尼塔尔德(以下简称尼塔尔德):这种坐姿能缓解腰椎压力,伸展背伸肌,但过度弯曲的下半身使得胸腹部受到压迫。如果长期保持该姿势,可能导致呼吸和消化功能障碍,因此只推荐短时间选择这种坐姿以缓解腰椎压力。

身体语言专家斯蒂凡·维拉(以下简称维拉):这是在表达一种保护需求。这个人将自己蜷缩起来,并拥抱自己。我们接触自己的身体,常常是为了使自己平静下来。

文化学家哈约·埃克霍夫(以下简称埃克霍夫):千百年来,人类的典型休息姿势并不是笔直端坐,而是蹲在地上。这里也出现了这种远古的姿势,尽管是在狭窄的办公椅上。

献祭者

尼塔尔德:这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放松姿势。背部得到伸展,椎间盘压力减缓,可以恢复活力,腹部也得以放松,但是并不适合写字桌前的工作。

维拉:这种姿势占据了很大空间。这意味着自信,但是万一老板突然降临办公室,缺乏应对的机动性。

埃克霍夫:“坐”给人类带来了纪律观念和新的职业类型。只有安静端坐的人,才适合做好会计或钟表匠的工作。有时身体会对抗这种转变,这种姿势就是表现之一。

小裁缝

尼塔尔德:这么坐着的人将重量不仅压在臀部骨头上,还压在大腿外侧,因此产生了一种稳定的姿势,对脊柱很好,另外大腿内侧肌肉也得到了伸展。但是我不确定,人能坚持这种姿势多久。

维拉:持这种坐姿的人可能无法很快站起来,因此这样坐着的人虽然显得比较安静,却并不能给人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工作上的印象。

埃克霍夫:几百年前的裁缝确实是这样坐着工作的,这种坐法也被称为莲花坐,是亚洲的冥想姿势,据说可作用于身体和灵魂,将冥想者带入温和宽厚的精神状态。

努力拼搏者

尼塔尔德:一般而言,我们推荐久坐者选择这个姿势。原因很简单:脊椎既没有突出,也没有弯曲,而是处于正中的位置,因此可以得到良好的放松。

维拉:对称的身体姿势意味着果敢坚定,注意力集中,乐意工作。

埃克霍夫:哲学家伊曼努尔·康德曾说,学校的孩子首先要学的不是数学和语法,而是笔直端坐。从历史上来看,草原游牧民族能够适应朝九晚五静坐在办公室里的工作,实在令人惊讶,何况有些人每天坐着工作的时间还要远多于此。

女神

尼塔尔德:脊椎倾斜、扭曲,导致椎间盘承压不均,肌肉负担过重。放在下面的腿挤压在椅子边缘上,导致血液和淋巴循环受阻。

维拉:头和下半身向不同的方向伸展,不对称的坐姿给人意志不坚定的感觉。人们还可能认为这人对他的工作不感兴趣,因此才远离电脑。

埃克霍夫:女人和男人的坐文化迥异。坐姿并不仅仅关乎舒适,女人试图通过不同的策略减小她需要的地盘,以显得性格温和,与世无争。例如,在这个坐姿中,人可以通过交叠双腿达到这个效果。

问号

尼塔尔德:这种姿势完全是个灾难——颈椎过度伸展,椎间盘和其他软组织超负荷,因此可能膨出。这样坐在办公桌前的人,肯定不得不老往医院跑。

维拉:这个人后背几乎完全不接触椅子,身体重量施加在手肘上,仿佛想将头放在桌面上。我会建议他:“休息一会儿!”

埃克霍夫:在这个人身上,我看到了反抗坐文化的另一个例子。这让我想起我们在那些还未适应久坐的孩子身上看到的身体晃动。他们常常会因此挨骂。

半腿瑜伽

尼塔尔德:一条腿夹在臀部下面,会导致脚部血液供应受阻。神经也可能受到压迫。这种不对称的姿势还会使骨盆歪曲。千万别这样坐!

维拉:这种姿势给人不耐烦和灵活敏捷的感觉,因此如果在合适的场合选择这种姿势,肯定非常高效。例如通过这种姿势,可以传达给同事希望报告做得简短一些的信号。

埃克霍夫:这个姿势一半是裁缝坐姿,一半是正襟危坐,给人一种优柔寡断感。

大老板

尼塔尔德:久坐会引起腿部浮肿,尤其当腿放在椅子边缘时。如果过久保持这种姿势,常常会因腰椎朝错误的方向弯曲而背部僵硬。

维拉:这当然是一种宣布领地的行为。这人占据了很大空间,因此让自己显得很重要。不要忘记的是,脚和鞋在很多文化中是不洁净的象征。这个姿势显得肆无忌惮。

埃克霍夫:如果以前的人们也必须在办公室中工作,他们或许会在地板上完成书面工作。然而有趣的是,在达·芬奇著名作品《最后的晚餐》中,耶稣及其门徒是坐在桌边的,而不是符合当时历史实际地躺着就餐。在16世纪的宗教改革中,新教城镇要求在教堂摆上椅子,而天主教在150年后才决定教堂里的人不必总是站着。狩猎和采集者们整天奔走,而现代人坐着度过他们八九成的清醒时间。

色情明星

尼塔尔德:伸开的双腿加大了就座面积,人不只是将重量压在屁股上,还利用到一部分大腿肌肉,因此使得脊椎更加稳定。由于负重不对称,医学上并不提倡长期保持这个姿势。

维拉:双腿分开,手放在大腿上,使得人的目光被吸引到腿的方向,这是一种典型的发出强权信号的姿势。

埃克霍夫:这是一种主导姿势。它让人想起,曾经只有统治者可以坐着,臣下必须蹲坐在他们自己的脚上。

僧侣

尼塔尔德:这一弯曲的姿势会引发胸腹部的狭窄感,导致不适和呕吐等症状,专业术语称之为“胸胁胀满”。

维拉:典型的防守型姿势,敏感的皮肤部位,例如腹部或手臂内侧被隐藏并保护起来。

埃克霍夫:在这种坐姿中,相对于计算机,人处于屈从地位。我们几乎有种感觉,这人在向电脑朝拜。

冥思苦想者

尼塔尔德:在电脑前或写字桌边久坐工作时,头处于身体重力线的前部,因此颈部肌肉很快就会疲惫。从医学上看,借助一只手的力量来暂时放松这部分肌肉群,并没有什么不好。

维拉:这种姿势给人沉默寡言的感觉,这样坐着的人至少在这一刻不想开始一段对话。

埃克霍夫:这个姿势让人想起法国雕塑艺术家奥古斯特·罗丹的“思想者”雕塑。有趣的是,在我们的想象中,沉思只能是坐着完成的动作,而众所周知,古希腊人与此完全相反,他们喜欢在拱廊中边走动边深入思考哲学问题,身体的活动显然能对思维的灵活性产生巨大影响。

尼塔尔德:脊椎由于抬升的屁股被迫倾斜,极度弯曲的双腿也使得膝盖软组织有受到过度挤压的危险。作为医生,我不得不说,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姿势。

维拉:不对称和弧形曲线突出了身体的柔韧性,只有在办公室中非常有安全感时,人们才会选择这一姿势。

埃克霍夫:我很想知道,有多少欧洲成年人能够保持这个动作两分钟以上。几百年来我们遵守的严格坐姿规范,最终导致身体灵活性大大减弱。

作者:佚名 日期: 05-01
岁月作文

我们三十岁的时候悲伤二十岁已经不再回来。我们五十岁的年纪怀念三十岁的生日又多么美好。

当我们九十九岁的时候,想到这一生的如此安然度过,可能快乐得如同一个没被抓到的贼一般嘿嘿偷笑。

相信生活和时间。

时间冲淡一切苦痛。

生活不一定创造更新的喜悦。

小孩子只想长大,

青年人恨不得赶快长胡子,中年人染头发,

高年人最不肯记得年纪。出生是最明确的一场旅行。死亡难道不是另一场出发?

成长是一种蜕变,

失去了旧的,

必然因为又来了新的,这就是公平。

孩子和老人,

在心灵的领域里,

比起其他阶段的人来说,自由得多了。

因为他们相似。

岁月极美,

在于它必然的流逝。

春花、秋月、夏日、冬雪。

作者:佚名 日期: 05-01